七堇年

Camille__aaaaa:


我说,这场电影会抚摸观众的灵魂,让他们浑身颤抖。他们会看到自己在里面。年老的人看到盛放,年少的人看到枯萎;失望的人看到甜美,快乐的人看到罪恶。

CaringWong:

(・ω・)ノ就是想把这个住在海贼船上的白日梦画出来

海风吹夏寒:

#每日插画分享#Jin Xingye超现实幻想插画设计

猫千岁:

《残酷的谎言12:格林威治传说》原画

Lywin:

Richard Silver 作为一名旅行摄影师,最喜欢的摄影主题是建筑,拍摄了世界各地美丽的图书馆。图书馆是美丽的,色彩斑斓的,华丽和精致的。

Lywin:

如果我们可以活一千年,我们大可以像一株山巅的红桧,扫云拭雾,卧月眠霜。

如果我们可以活一万年,那么我们亦得效悠悠磐石,冷眼看哈雷彗星以七十六年为一周期,旋生旋灭。并且翻览秦时明月、汉代边关,如翻阅手边的零散手札。

如果可以活十万年呢?那么就做冷冷的玄武岩岩岬吧,纵容潮汐的乍起乍落,浪花的忽开忽谢,岩岬只一径兀然枯立。

果真可以活一百万年,你尽管学大漠沙砾,任日升月沉,你只管寂然静阒。

然而,我们只拥有百年光阴。其短促倏忽——照圣经形容——只如一声喟然叹息。即使百年,元代曲家也曾给它做过一番质量分析,那首曲子翻成白话便如下文: 号称人生百岁,其实能活到七十也就算古稀了,其余三十年是个虚数啦。 更何况这期间有十岁是童年,糊里糊涂,不能算数。后十载呢?又不免老年痴呆,严格来说,中间五十年才是真正的实数。 而这五十年,又被黑夜占掉了一半, 剩下的二十五年,有时刮风,有时下雨,种种不如意。 至于好时光,则飞逝如奔兔,如迅鸟,转眼成空。 仔细想想,都不如抓住此刻,快快活活过日子划得来。元曲的话说得真是白,真是直,真是痛快淋漓。

More info: tomrexjessett.com | Instagram